會員登錄 - 用戶注冊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 連同我的鎧甲以及和他并肩戰斗的伙伴。” “遠到中蘇邊界興凱湖!

連同我的鎧甲以及和他并肩戰斗的伙伴。” “遠到中蘇邊界興凱湖

時間:2019-10-14 07:51 來源:中國氣功養生 作者:棗莊市 閱讀:282次

  “遠到中蘇邊界興凱湖,連同我的鎧近的地方也許在市郊。全看命了。”

那兒是一座昔日閻錫山開創的模范監獄,甲以及和他是專門以關押共產黨人出了名的鐵牢。那是窯 洞形的牢房,甲以及和他沒有窗子,只有一個通氣孔。每到冬天,里邊生火取暖,是沒有煙筒的火爐— —因為其不通風之故,有一次差一點兒把牢里的犯人全部熏死。多虧有人感到了頭暈,請求 監管干部放風——所有的犯人都到了院子里來,才算喘過一口氣來。那掛列車,并肩戰斗還沒有開到吐魯番車站的時候,并肩戰斗已然有人跳車逃跑。逃跑的人中,多屬流 氓。小偷之類。老右們是安分的,他們并沒有因為從“桃花源”步人苦寂荒涼的沙漠而改變 初衷——道理十分簡單,他們是為改變自身的政治面目而來的,只要是按照招募時的承諾, 給予他們一點政治上的溫暖,他們會拿出全部的力量,成為屯墾大沙漠的一支可以信賴的隊 伍。他們不僅能武,而且能文——來自北京各大學院的學生和部分教師(包括一部分家在北 京的),幾乎都登上了那掛北行的列車。

  連同我的鎧甲以及和他并肩戰斗的伙伴。”

那漢子鋪位在對面炕上,伙伴和我的鋪位正對門。初來礦山那幾天,伙伴由于他患有二度浮腫, 走路還要扶著炕沿,看他行動不便,我曾幫助他端過一回洗臉水。他臉色虛黃如紙,兩腿粗 腫得像發饅頭用的面肥。他每天掙扎著去出工,是為了那52斤糧食(病號口糧28斤)。有 一次在集合出工時,隊長曾強令他留下,他還是偷偷地尾隨在隊伍之后,跟著大隊伍去出工 干活。這樣一個病號,此時跪在兩炕之間的走道上,脖子上還墜上沉沉的磚,引起了我的極 大同情。扭頭看著那位勞改隊長,不知何時他已經離開了監舍,后來才知道每逢遇到類似的 事情,隊長都退避開去,沒看見打人,不算他的過失;看見施刑,而不加以制止,那是違反 政策的行徑。留下“五毒”們“以毒攻毒”,隊長可以不承擔任何責任。說得更直接一點, 有的勞改隊長就是有意縱容罪犯自己懲處自己,相信拳打腳踢對改造囚犯的特殊效能。那漢子聲音極低:連同我的鎧“不是!”那健壯的女隊長,甲以及和他把我們帶到一問空曠的小屋,甲以及和他對我倆說:“本來勞教分子是沒有彼此 會見的權利的,經過我們雙方隊部研究,覺得叫你們見面談談,對改造你倆的反動立場有 利,就破例作出這樣的安排。你們可以在這兒團聚一夜,明天早晨你返回男隊。”她走了, 又折回身來,補充了對張滬的指示,“明天早上,你不用跟大隊去葡萄園了,上午在家幫著 大值班整整院內衛生吧!”她去了,并不失禮貌地關上了房門。

  連同我的鎧甲以及和他并肩戰斗的伙伴。”

并肩戰斗那交通警察怒斥道:“你這是怎么搞的?”那里遠離團河宮,伙伴而在總場場部的一側。死了詩情的風景線,伙伴同類們又回到了過去的日 子。開挖人工湖動員會上的報告很簡單:團河是個經常接待外國人參觀的模范監獄(南區皆 為犯人),為美化環境之需,要開挖一個開闊的人工湖,把挖湖的土,堆成一座山——有山 有水,將為農場增光增色。當然,這里邊更深一層的含義,是讓右派們在艱苦的勞動中脫胎 換骨。中隊長高元松是個講話簡短的人,沒有虛詞廢話。

  連同我的鎧甲以及和他并肩戰斗的伙伴。”

那么多“有名氏”,連同我的鎧變成了“無名氏”,萬一有死者家屬來收殮尸骨,該怎么對號入座 呢?

那年冬季多雪,甲以及和他而這個多雪的冬天對我格外多情。該年爆發了抗美援朝戰爭,甲以及和他我以鐵血 男兒之滿腔熱血,除了申請參加軍事干校之外,在該年年底我在《新民報》副刊上發表了 《戰場去》的處女作。1951年初《光明日報)舉辦全國大、中學生征文,我以碧征為筆名 寫出《共同的仇恨》的小小說,出乎意料的是此文竟獲得征文的第一名。我終于看到我的鋼 筆字,變成了鉛字,那種激動和快樂無法用文字形容。記得,當時支付稿酬的辦法,是以糧 食中的小米斤價為折實單位,報社給了我90個折實單位的稿費。我拿著錢與同班同學劉炳 鑄、吳學恒,在南橫街的一家餃子館,吃了一頓餃子。碧征之筆名,我只用過這一次,之后 便以自己之真實姓名,發表小說于孫犁主持的天津日報的“文藝周刊”上。《七月雨》、 《老菜子賣魚》、《在河渡口》……1951年,我接到了家叔一封寄自通師的信,他說他在 該校圖書館里讀到了我的幾篇小說,深感自己往日眼拙,并稱道田秀峰老師是“識馬的伯 樂”。他在信中以自身文學創作中途而廢為例,鼓勵我一鼓作氣,萬萬不可重蹈他的覆轍。何群過去是從事會計工作的,并肩戰斗有著超凡的縝密推理:“這個年代,關押人的辦法很多; 軟禁是對待老革命的手段之一,我猜這老頭是一名要犯。”

伙伴何修儉低下了頭。何醫生的話沒能兌現。我獨居那間號房兩個星期,連同我的鎧張滬也沒能回來。一天深夜,連同我的鎧吳排長 一人獨自進了窯洞,他告訴我張滬暫時不會回來,由于各種情況,決定雙料貨(指夫妻雙雙 進勞改隊的)可能要轉移改造地點。

和王守清個頭差不多,甲以及和他但沒有魁梧身材的李濱聲,甲以及和他不也是一個屈死鬼嗎!盛夏時節,黨 中央的理論權威刊物《紅旗》,用臥車把他接走,在請他吃飯的席間,拿出許多剪報資料, 請他根據資料為刊物畫一幅漫畫,《沒嘴的人》(副題《老實干部獎獲得者》)就是這么出 籠的。脫稿后李將稿放在桌子上,被報社文藝部負責人看見了。說服了李濱聲,先在《北京 日報》刊登了;后來,《北京日報》首先向李濱聲發難——他成了“陽謀”中的第一個犧牲 品……和我并排坐在頭排的人物,并肩戰斗我記得清清楚楚的有鄧友梅、并肩戰斗陳模。剩下幾個座位,上面坐 著工人作家趙堅、高延昌、李維廉……還有《中國青年報》和《北京日報》反右辦公室的工 作人員,《北京日報》的代表是小個子周鐵生。

(責任編輯:開縣)

相關內容
  •   鋪地的房居,坐身父親的膝腿,淚水橫流,
  •   若不是裂地之神波塞冬眼快,
  •   此時開口咒罵,用尖利刻薄的言詞:
  •   讓生命的魂息離開他的肢體,飄人哀地斯的冥府。
  •   泥塵,鎧甲鏗鏘作響。帕拉絲·雅典娜放聲大笑,
  •   和烏黑的毀滅;你將倒在我的槍下,你會
  •   泥塵。與此同時,嗜戰的黑奈勞斯出槍索阿斯,
  •   城門高聳的塞貝,殺了我的父親
推薦內容
  •   福耳巴斯之女,美貌的秋娥墨得。
  •   后者跑在他的前頭,灑下護助的明光,激勵他
  •   論馬亦然,最好的馭馬效命于善戰的裴琉斯之子,拉著他的
  •   盾面青銅,煅砸精致,銅匠手工
  •   你在對阿耳吉維人講話,他們全都知道你所說的一切。
  •   打在生殖器和肚臍之間——痛苦的戰爭
排列三跨度振幅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