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錄 - 用戶注冊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 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的自由, 她媽媽已不再罵我臭流氓了!

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的自由, 她媽媽已不再罵我臭流氓了

時間:2019-10-14 03:35 來源:中國氣功養生 作者:安康市 閱讀:129次

  有時候我還會到余小惠家里去看看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問問余小惠有沒有消息。她媽媽已不再罵我臭流氓了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她沒心思罵人了。女兒不辭而別使她傷透了心,開始幾天她都躺在床上,臉色灰黃,手上拿一條毛巾,不斷地擦濕紅濕紅的眼睛。我去時總要提一點水果。老余接過水果,默默地放在一邊,也不說什么,臉上沒有一點表情。余小惠一走,他的苦心就算是白費了,不但面子沒挽回來,女兒也走了。看得出來他已經是心如死灰了,他連嘆氣都懶得嘆了,垂著頭坐在那里,沒有一點聲息。

我聲音像蚊子似地說:自由,“說那些干嗎,我畫就是了。”我使勁喊: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“余小惠!”

  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的自由,

我是從那個叫葵鎮的縣城走到槐花路的。我雙腳磨起大泡,自由,渾身上下都是臭哄哄的,自由,頭發上還帶著雞屎味。我就這樣回到了那家畫店。卷鐵門關著,白鐵皮在路燈下泛著澀光。已是半夜了吧?我非常疲憊,軟沓沓地在門口坐下來。我聞到了楊槐花的香氣,是一種若有若無的清香,輕飄飄地落下來。我仰頭朝樹上看著,張開鼻孔呼吸著。雖然我饑腸轆轆,但我覺得心里踏實了。我坐在那兒用腳朝卷鐵門踹了一下。四周的燈光又冷又靜,一馬平川的大街上空無一人。卷鐵門哐啷啷地特別響亮。我是跟那輛卡車回南城的。卡車只是點小故障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司機幾下就把它搞好了。來時滿滿一車人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回去時卻只有我和陸東平。他們把陸東平抬上車,想了想又問我,你呢,走不走?我還沒說話,他們又說,你也走吧。我便又爬到車上去,見我爬得艱難,他們還幫了我一把,也不嫌我臟,用手托著我的屁股把我往上推。就這樣,我和陸東平又呆在一個車廂里,卡車掉了個頭,帶著我們回南城。我坐著,他躺著。車廂還跟來時一樣吭啷吭啷地響著。只是沒有光亮,來來去去的車燈一晃就過去了,根本照不進來,偶爾虛虛地在車篷上飄幾下,轉眼又飄走了。車廂里黑黑的,黑得跟在棺材里一樣。陸東平的血還在往外流,我覺得屁股下有點濕,伸手摸一把,才知道是他的血,我便趕緊站起來。我是一個什么人呢?不就是個流氓嗎?居然引發了這樣一次討論。就像南城晚報所希望的那樣,自由,許多人都踴躍地參與了討論,自由,接二連三地發表了文章,弄得非常熱鬧。日報、經濟報,甚至電視報、婦女報等等都趕來湊熱鬧,就像蒼蠅叮臭肉那樣,蜂擁而上。我真是出了名了,我成了大名鼎鼎的流氓,每天只要隨便翻開一張報紙,我的大名必定赫然紙上。

  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的自由,

我是在路上碰到他的。當時的雨跟現在一樣大。雨來得很突然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瓢潑大雨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直接從天上倒下來。雖然每年都有雨季,但我確實沒見過這么大的雨,轉眼之間,積水就沒過了我的腳背,接著又沒過了我的小腿,漫上了我的膝蓋、大腿。我一下子就落入了一片汪洋之中。所有的光亮都熄滅了,眼前黑得跟鍋底似的。能看見的只是水的光亮,很微弱,一閃一閃的,很神秘很飄忽的樣子。滿世界全是嘩啦嘩啦的聲音。真像是末日到了。不斷地有東西撞在我身上,我只能大概知道這是一只鞋,那是一只泡沫飯盒或別的什么。水的味道很大,腥味很嗆人,像灰屑似的有些囂躁。我想感受一下它們的來向(因為我失去了方向),它們是被水流帶起來的,我弄清了它們的來向就等于弄清了水的來向。水往低處流,但水流給我的感覺是亂的,一會往這邊,一會兒往那邊,像一群野馬,左沖右突,誰知道它要往哪兒去?可是弄不清水的方向就不能確定自己的方向。我只好借助它的撲面而來的氣息了,但是雨點又把氣息打亂了,打得粉碎,像霧一樣四處彌漫。我只好亂走,水已經漫過我的腰了,我上半截泡在雨里,下半截泡在水里,站在這兒不動是不行的,走總比不走好。我希望我是在往高處走,可是誰知道呢?聽天由命吧。就在瞎走瞎撞的時候,我碰到了這個人,這個現在正在痛哭流涕的人。一開始我們都沒有說話,但我們靠得很近,互相跟著——你跟著我我跟著你——走了一會兒,他忽然叫了我一聲,朋友——我是在南城晚報上看到這些情況的。我又上報紙了。報紙真是個風云變幻的地方。……算了,自由,我們就不說報紙了,自由,報紙就是那樣,老說它也沒什么意思。

  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的自由,

我是在這一年夏天好起來的。長年不斷的涎水一點點地干了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就像如今的一些河流那樣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流著流著就斷流了,干涸了。嘴角和下巴的濕疹也像夏天墻腳上的青苔一樣死掉了。然后就是那只破口哨的聲音小了,一天比一天小,最后沒有了。一只叫了幾年的口哨突然不叫了,我有些發愣,不知所措,許多別的聲音一下子涌到我的耳朵里。那幾天我老是掏耳朵,用力地恨恨地掏。我的耳朵很快就腫起來了。耳朵消了腫以后我便清晰地聽見了各種聲音,接著我看見了我的臉。

我是早晨走的,自由,走時這家旅店額外收了我五十塊錢的衛生費。一個女人指著床單說:自由,“你看看啦,臟啦,要交五十塊錢的啦。”我看了看,確實臟了,一團黃漬刺眼地印在那兒。我二話沒說,把錢給了她。有一天我開著車路過我們單位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想想就拐進去了。我想去看看老胡。但老胡不在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坐在傳達室的是個瘦白臉老頭。單位上的同事見了我都酸不溜秋的,尤其是我們領導,酸得一張大臉跟哭似的。他說哎呀果然是徐陽呀,士別三日,我都認不出來啦!然而沒過一會兒,他的臉又闊起來了,他說報紙上的文章你自己都看到了吧?我說我又不是瞎子,看到了,怎么啦?他煞有介事地咳一聲,又云遮霧罩地吹起來,說前些日子他跟某某書記在一起,是他提到了這件事,說像徐陽這樣的同志應該作為一個典型大力宣傳,某某書記很同意他的看法,并且當即打了電話給報社。他拍著我的肩說,徐陽啊,你大有前途嘞,你就等著吧。我聽得嘿嘿地直笑,我說好,我等著。

有一天我又去看我兒子。是不是一個人老想到死亡就會生出慈愛之心?我是好好地想起他來的,自由,我想我兒子有多大啦?長成什么樣子啦?這么些年沒看過他了,自由,去看看他吧。我帶了一個存折,我想見了他就給他點錢吧,我對不起他,我也沒什么可以給他的,好不容易又有了一點錢,就只能給他一點錢了。我像幾年前那樣,蹲在那個小街的轉角處。旁邊卻沒有炒栗子和賣紅皮甘蔗的了,只有一個賣西瓜的。但我沒買,我想我有存折呢,用不著給他買西瓜。我蹲到天黑以后很久才走,我腿郁蹲麻了,卻沒有看見我兒子,也沒有看見陳玉娥,連蘿卜都沒看見,只看見了馮麗。馮麗還是騎著那輛紅色踏板摩托車,還是像一棵矮種白菜,屁股鼓鼓地擱在車座上。她的那個瘦瘦的蘿卜呢?怎么沒抱著她的腰,像正在交媾的青蛙那樣趴在她后面?有一天我正在歌廳里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余冬又觍著臉來了,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畏畏縮縮地坐在我旁邊。我不看他,我看著昏鴉。昏鴉正叮叮咚咚地撥著吉他在練一首新歌,--我背上行囊,我又要啟程,卻不知道要去何方……余冬說:“徐哥。”我看著昏鴉問余冬,“還來干什么?”余冬說:“徐哥,我還是要來求你。”我說:“你求我干什么?你姐自己要回家,我不能攔她。”余冬說:“可是我爸爸媽媽還什么都不知道呢。”我說:“不知道不好嗎?”余冬說:“早晚會知道的,現在他們就背著她跟我嘀咕,說你姐怎么變了一個人似的?再說了徐哥,她總不能天天呆在家里呀,她又不是一只鳥,關不住的呀。”--昏鴉唱道,我背對著夕陽,我的影子到達了遙遠的山梁……余冬說:“徐哥,你不能甩手不管哪。”我說:“你回去問問她,還能不能唱歌?”余冬說:“怎么不能呢,我聽她自己一個人哼呢,哼得好聽極了,起碼比這個人唱得好聽,這個人唱得跟哭喪一樣。”我說:“能唱就叫她到這里來唱吧。”余冬說:“徐哥你叫她來這里唱?她肯定愿意,她會很高興的,我這就回去跟她說,我叫她今天就來。”--昏鴉唱道,我不知道我能否到達你,也不知道山梁后面是否有我心愛的姑娘,可我只能往那兒走,我面對著你,你就是我的前方……余冬說:“我會告訴她這是徐哥在關照她……”我打斷余冬,問他愿不愿來我這兒開車?我說:“你在單位上拿多少?我給你翻一倍。”余冬說:“愿,愿!”我說:“那好,以后你就負責接送你姐吧。”余冬哽著喉嚨說:“徐哥!”昏鴉唱道,……我希望……炊煙正在彌漫芳香……我對余冬說:“你姐的事你對誰也不準說!”余冬說:“那是我姐呀徐哥,我又不傻,怎么會說呢?”

又比如怎樣給客房房門上裝智能鎖,自由,換大彩電,自由,怎樣用人體畫裝飾包廂,怎樣請人吃喝玩樂,怎樣陪他們打麻將,又怎樣塞給他們紅包,--這就更沒一點意思了。大約就是因為太沒意思了,我才晃到李秋那兒去了,才在她像當年一樣把一只綿軟的手放在我腦袋上時,很邪性地把她抱住了,抱得她像要斷氣似地喘著,并且一不做二不休地把她抱起來放到床上去了。她嘴上說不要不要,但往下就不得了了,她像藤一樣把我纏住了,弄得我不得不躲她了。余冬哀哀地叫道:逮獲了城內的女子,剝奪了她們“徐哥!”

(責任編輯: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)

相關內容
  •   就在他們對著強有力的宙斯的女兒作禱時,
  •   個個心慌意亂——要知道,在長期避離慘烈的
  •   伴隨著呼洛斯的魚群和赫耳摩斯的漩流。”
  •   帶來狂烈的沖殺,給多災多難的凡人。
  •   那些比你們杰出的人的命令。你這個逃兵,貪生怕死的家伙,
  •   濃眉下擠出獰笑,擺開有力的雙腿,
  •   可怕、屠人的大手,曾經殺過他眾多的兒男。
  •   “也請聽聽我的祈禱,阿特魯托奈,宙斯的女兒,
推薦內容
  •   不管怎樣,醫者會來治療你的傷口,敷設
  •   來自遙遠的阿慕冬以及水面開闊的阿克西俄斯沿岸,
  •   然而,為了你的境遇,我心痛欲裂。現在,
  •   奧托墨冬拿出面包,就著精美的條籃,放在
  •   盼望著能夠早日蕩平墻垣精固的特洛伊。
  •   但是,當足智多謀的俄底修斯站起身子,
排列三跨度振幅走势图